那个叫做“1980年代的爱情”

2019-11-05 作者:一起好官网   |   浏览(110)

监狱(《身边的江湖》有讲述那段经历)的时光像是过了几个世纪,但是同学聚会再次见到丽雯,往事就如昨日,依然难忘那个人,那些事。这次见面,“我们”放纵了一回,是第一次,没想到也是最后一次,似乎真的有些放荡不羁。但我想如果从头到尾的读这本书,也就能够能理解那种情到深处的“放纵”。对丽雯,这次“我”似乎说出了整整一个年代的心声,半生的情愫。可结果……


该书的作者,野夫,本名郑世平,网名土家野夫。毕业于武汉大学,曾当过警察、囚徒、书商。曾出版历史小说《父亲的战争》、散文集《江上的母亲》、《乡关何处》,散文集《身边的江湖》同期出版。(本段来自书上简介)

那个叫做“1980年代的爱情”。2017/1/2写

图/木子杨

那个叫做“1980年代的爱情”。就这样,“我”有事没事就去光顾丽雯供销社的生意,打着买酒的幌子,实际是想多跟丽雯闲扯几句,大概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于山水之间也。就这样,“我们”像是好朋友,又像是谈情说爱的恋人,开心却带点羞涩、简单且无所顾忌、虽激动但克制。没有如今这年代那种恋人之间拉拉小手、卿卿我我,情到深处可能一个深情的拥抱,一个吻……都没有,我想只因为那是1980年代的爱情吧!1980年代的爱情,是那种说一句稍微动听一点的话都会脸红,是一起在街上散步都要隔很远很远,是就算晚上两个人独自待在同一个房间,也隔得远远的时代……哪像如今说一句“我爱你、我想你”可能都没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了。其实我并不是那种保守至极的人,我只是觉得,爱不仅是真情流露,深情表达,更是一种责任那个叫做“1980年代的爱情”。。徐志摩有一句诗:“如果爱,请深爱。”那个叫做“1980年代的爱情”。*不管哪个时代,**切忌拿爱情当儿戏,玩弄感情的人,终将有一天也被感情玩弄。***不管是电视剧还是电影,或是身边的故事,见过太多伤人又伤己的爱情。

但是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:虽然从来没有真正在一起过,但他们爱过,激动过,放纵过,信仰过,失落过,开心过,痛过……栖凤桥边的茶肆,还有着往日的淡红(野夫)——如此人生,也足矣了吧!人不能太贪心。

野夫说:事实上,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是我们可以挽留的。我们在80年代曾经迷狂追求的那些激情生活,放荡无羁的自我流放,绝弃功利的奋斗与挑战,耽溺于过程之美而忘却目的之爱情历险;甚至最纯粹的诗意栖居和艺术行动,一切的一切,都转瞬即逝像一束毫无结果的谎花了。

图片来自木子杨

这是一本以“我”的名义,讲述了一个关于80年代的爱情故事。在1982年的秋天,大学毕业的“我”,被分配到一个穷困潦倒的乡村。作为一个大学生,谁甘心就这样在乡镇度过漫长的一生?或许大概可能是命中注定的缘分,就在这乡镇,“我”重逢了中学就暗恋的同学丽雯。(在我看来,丽雯是个美丽单纯、冰清玉洁、心地善良、害羞内敛、温文尔雅的才女)无疑,丽雯的存在让“我”又惊又喜,惊的是为何她也在这乡镇,喜的是我暗恋多年的女孩,就这样又出现了在“我”眼前,似乎给这无聊悠闲的乡镇生活添加了迷人的色彩。就如野夫自己所说:“自从出现了她,整个小镇的街道,似乎也都多了一些鲜亮。青石板嶙峋地闪亮在土墙灰瓦之下,显得这条路也能通向文明的世界。”


大概因为地球是圆的,兜兜转转,有缘之人果然会再次见面。

再到故事的后面就是调令来临,“我”终于可以离开乡镇去到大城市啦!然而“我”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开心,反而失落至极,最放不下的还是丽雯,这个不管历经多少年轮,依然波动“我”心跳的冰清玉洁的姑娘。“我”不能表白,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,也不能带她走,她在乡镇有太多的牵挂,这是两代人的牵绊,又或许是“文革”时期的特殊历史背景,“我们”并不能无所顾忌的在一起。就这样,“我们”分道扬镳,各自天涯,相忘于江湖,可能并没有相忘,而是放在内心的更深处。

就到这吧,我有些不知道如何写下去了,有些羡慕可又为他们的爱情感到遗憾、痛心。让我想到北岛《清灯》里的一句话:“薄暮如酒,曲终人散,英雄一世自惘然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前世的爱情故事构成了野夫心中隐秘的骄傲,那是整整一代人的骄傲。


文/木子杨

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一起好官网,转载请注明出处:那个叫做“1980年代的爱情”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