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子的约会《天下第一楼》剧评

2019-10-20 作者:王子的约会   |   浏览(126)

王子的约会《天下第一楼》剧评。王子的约会《天下第一楼》剧评。忙里偷闲,周末看了《天下第一楼》在新加坡的演出!所谓经典,应当是百看不厌,这是第511场演出了,所谓"铁打的经典,流水演员”,五十年的经典,3代演员的心血!还好,并没有让我失望!

王子的约会《天下第一楼》剧评。王子的约会《天下第一楼》剧评。王子的约会《天下第一楼》剧评。从舞台的布置到台词的选择,都充满了浓浓的北京味,连烤鸭店的选材,都在唤起着人们对老北京的记忆!看之前,朋友推荐说是一部话剧,就像《茶馆》那样,但看完,我却觉得这《天下第一楼》与茶馆,形似而神不似!有几个角色触动我极深,想写写他们!

常贵,这是一个忍气吞声一辈子的人,连死都死得窝囊!其实这显然是个聪明的角色,来往应酬,周到细致,将领班作到极致的人物。但却自始至终都跨不过阶层两个字。《天下第一楼》并不比《茶馆》,能将所有的一切都归罪与时代,这部剧里的冲突,以及造成福聚德悲剧的原因,是今时今日亦无法避免的,正如阶层的存在,正如不孝子之败家,正如在人情练达的跑堂也只能是跑堂!最触动我的应当是结尾处,他抹去眼泪,转身笑脸相对的时候,似乎平时越是将阳光开朗一面展示给外人的人,心中积压了越多不能示人的苦楚。这无疑是个悲剧的角色,而我却在结束前20分钟才意识到他的悲剧,这无疑是他更加的可悲可怜。常贵一生为别人而活,他不比卢孟实有梦想,不比玉雏儿有追求,甚至不比那两个败家少爷有爱好。他只是为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存!而我们所要追求的幸福,首先应当是为自己而活,而不是为生存而活!

卢孟实,是个有能力的人,因为父亲的死,拼命要改变“下五行”在人们心里的地位。他是”孔明“, 唐老先生临终托孤,他扶大厦于将倾,奈何有两个不争气的刘阿斗,他无可奈何。福聚德是他一生的心血,但更是唐家的产业,这是他的死穴!他聪明能干,一句:”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“,足见其凌云之志。但我却在他身上看见了更多的执念,正如他师兄所说,“这些年,他憋着一口气”,为了这口气,他要让福聚德闻名京师,他要改变“下五行”在人们心中的形象,但我却偏偏看见了更多的无可奈何,结局安排他回家,似乎并不是悲剧,对他,又何尝不是一种释然,对执念的释然!

玉雏儿是个风尘女子,却“上得了厅堂,下得了厨房”,她有自己的抱负,她世事洞明,独立自强,谁说青楼不得奇女子?但当我从一个女人的角度看她,我却不知如何评价了。她以卢孟实红颜知己的身份出现,她知他懂他,牺牲自己也要成全他。一起看剧的朋友不止一次的对我说,这是真爱。这人生总要有一次忘记自己也要成全的真爱。卢孟实是个好掌柜的,他大力的生意越来越红火;也是个好人,他担当责任,保释大罗,但他真不是个好男人。正如常贵所说:“男人!”, 好贪心的男人,家中有糟糠之妻为他生儿育女,在外有红颜知己舍命相陪。 但他负了家小,又弃了红颜。面对爱情,这个男人失去了他本有的担当,仅在这一点,我是批判的!玉雏儿明知道他舍不下家里,明知道卢孟实对她只能是点到为止,但她还是愿意,愿意陪他!我想,或许每个人眼里最好的爱情所呈现出的样子并不同,我不知她是否感到幸福。但我敬佩她,敬佩她强大的内心;我亦心疼她,心疼她强大的内心!

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!”修二爷在剧中无意的一句话,竟成了本剧的主题!常贵死了,修二爷走了,王子西病倒了,卢孟实回家了,那两个败家少爷回来了,我突然想到气数这个词!我曾与一位致力于创业的学长聊天,学长告诉我,创业成功,比起idea和money,更重要的,是team!何为气数,天时地利为气数,人和更是最大的气数!人走了,这故事,也该散场了!好在,人生不过是从一个故事,走进另一个故事而已!

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王子的约会,转载请注明出处:王子的约会《天下第一楼》剧评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