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共九名队员举行集体婚礼

2020-05-05 作者:王子的约会   |   浏览(154)

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共九名队员举行集体婚礼。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是一支充满活力的飞行队,平均年龄只有27岁。9对新人是清一色的“80后”,他们中有飞行员、救生员,也有飞行保障人员。新人们合唱“相亲相爱”,让台下的飞行队同事都深有感触。“这份工作更需要家属的理解。”

队里的人向记者透露说,每次外出救人,媒体报道的多是任务的完成,其实直升机每次航行,更是需要一支队伍的支持保障,机组人员救人所面临的危险,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。

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共九名队员举行集体婚礼。五月的厦门天朗风清,在五缘湾的音乐岛内,蓝天为证,碧海为媒,来自交通运输部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的九对新人,在这里许下爱的誓言。

昨天下午5点半,《婚礼进行曲》准时响起,在众人的祝福声中,新郎们身穿制服,挽着婀娜多姿的新娘,踏入沙滩中的一条红地毯。婚礼现场,厦门市副市长潘世建代表厦门市政府向新人们送上了真诚的祝福。

图片 1

图2:高耀夫妇等人在为婚礼进行彩排。

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共九名队员举行集体婚礼。任务后得向女友报告

和许多浪漫的爱情故事一样,25岁的新郎高耀和新娘赵娟的浪漫始于火车上。2007年7月,高耀和赵娟在一列由安徽阜阳开往厦门的火车上相识。而厦门则是他们的情定之地。高耀在厦门成为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救生员,而赵娟在厦门读书后就在厦门工作。

2008年高耀首次执行任务后,还成为本报的通讯员,他将援救作业中的故事、图片发给本报记者。因为工作性质的特殊,高耀必须24小时待命,即使下班时间,活动范围也不能超过离单位15分钟路程的距离。约会只能在单位附近吃个便饭,在机场范围散步。喜爱看电影的赵娟无奈成为常常独坐电影院欣赏影片的孤女。

救生员不仅辛苦,而且还有很大的危险性。“海上救助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了,飞机的油量又有限,救助中许多危机是无法估计的,可能瞬间发生,”高耀说,救生员离开机舱救人的时间是有限的,如果他身上的绞车钢索与船上的桅杆缠绕一起超过10秒,为保证直升机及机组人员的安全,机长必须剪断绞车钢索。之前就有两个救生员被绞车钢索卷住,受了重伤。

随着进一步相处,赵娟对高耀的工作有了更深的了解。每次高耀出任务,她都心惊胆战。为了不让赵娟担心,高耀现在任务完成后都得再报告一次,当然无论多么危险的过程,到了他嘴里也都只是轻描淡写几句话。

图片 2

图3:新人接受大家的祝福。

相识在部队卡车上

第一眼看到新郎李林,就给人踏实的感觉,帅气、壮实的他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东北人的直爽和坦诚。同为东北人,新娘李淼也是特别率真的姑娘。说起自己的恋爱经历,有个很重要的因素,两人都出身于海军陆战队。李淼则很干脆,“想法很简单,互相吸引就在一起了。”

李林今年25岁,去年4月成为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的一名救生员,李淼与他同龄,目前在上海工作。对于这种两地分居的状况,李淼笑着说,“这只是暂时的,我很快会过来厦门。”

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,两人抗震救灾回来,在一次外出公事的部队卡车上相识。“当时真有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的感觉,”李林半开玩笑地说是相见恨晚。部队的纪律限制,两人虽然在同一个营区,却无法见上面,平时只能通过电话互述衷肠,一起外出的机会是零。

在海军陆战队的经历,对救生员李林来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。“大多数救援行动,直升机会悬停在离海面一二十米的空中,部队里练跳伞,最低高度是八百米。”李林说,部队里的训练,让他执行任务的时候没有心理障碍。即便如此,对于李林来说,救生员的工作也并不轻松,他们的头盔、救生衣、防浸服、吊带等等各种装备,加起来一共有数十斤。“救生衣是连体服,对布料有特殊要求,需要阻燃、防水。这种布料扎皮肤,尤其夏天,衣服不透气,汗透不出来。”飞机上没有空调,常常在执行之前,他们就已经汗流浃背,汗闷在衣服里,又扎又痒。

救助飞行任务重

28岁的王英杰和27岁的刘文平都是河北邢台人,两人高中曾是隔壁班同学。王英杰在集大航海学院读大学,刘文平则去江西学习护理。虽然在不同城市生活、学习,两人却在家乡的车站相遇。从那以后的每个假期,王英杰都要绕道江西,与刘文平一同回家。新娘说,“虽然没有甜言蜜语,但他的真诚和专一打动了我。”后来,王英杰去澳大利亚学开飞机,刘文平一直在等他。

去年7月,王英杰正式成为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的一名飞行员,刘文平也辞去上海的工作,在飞行队里从事后勤工作。王英杰说,工作后才知道,开直升机与执行救助飞行任务完全是两码事。进行救助飞行时面临很多不确定因素,不仅要考虑飞行情况、油量、天气,还要考虑救生员的作业难度、伤者伤情等,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将伤者救上来,送到医院接受治疗。王英杰说,在驾驶室视野有限,直升机需要在半空悬停,出事的渔船如果小,根本就看不到,只能根据位于舱口的绞车手发指令开飞机,将飞机悬停在半空的合适位置,把救生员吊运到飞机上。

上个月,王英杰完成了自己的首次救助任务。这次任务中,他和队友成功救起了8名遇险人员。“这次的任务让我更加深刻地认识到海上救助的重要性。我们是他们唯一的救命稻草。从事这份工作,让我深深地体会到自己的价值所在,”听丈夫这样说,新娘刘文平也说,作为一名飞行救助人员的妻子,她也感到光荣与自豪。

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王子的约会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东海第二救助飞行队共九名队员举行集体婚礼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