贾乃亮李小璐:越是没有自我的爱,越容易被辜

2019-11-21 作者:万圣节舞会   |   浏览(161)

贾乃亮李小璐:越是没有自我的爱,越容易被辜负。可以说,这里面的女性角色都有浓重的悲剧色彩,哪怕时空已从战时中国切换到战后美国,经历了整整三代人,她们身上始终刻着东方女性习惯性「自我牺牲」的文化烙印。

贾乃亮道歉了,以一个父亲和丈夫,而非公众人物的身份。

在最不该有心机的关系里,你也不能否认这是一场男女间的脚力,谁也不能退让太多,否则再好的恋人也会被培育成骄纵的恶魔。让对方明白自己的底线,才没有肆无忌惮地踩踏。

经此一役,贾乃亮也许从此回归正途好好拍戏,即便没有,他和李小璐之间的不对等也会略有改变,再不济,相比中年危机的普罗大众,他至少还有钱。

他们实行着时髦的AA制生活,看似平等,实则是小气抠门的丈夫无时无刻不在占着她的便宜:

当然我不认为贾乃亮有多可怜。

哪怕是目睹男友和闺蜜山顶在拥抱,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也不是去求证、质问,而是退出。

贾乃亮李小璐:越是没有自我的爱,越容易被辜负。贾乃亮李小璐:越是没有自我的爱,越容易被辜负。莺莺看丈夫的眼神是仰望、渴求、万语千言,就连第一次也只是在舞会散场后的小角落,背靠着巨幅墙画解决,毫无氛围。

贾乃亮李小璐:越是没有自我的爱,越容易被辜负。被教育为文静、娴熟、沉默、内敛的贤良人妻,莺莺最后的反抗也以伤害自己为代价——贾乃亮李小璐:越是没有自我的爱,越容易被辜负。因为长期精神压抑,她将自己的新生儿溺死了。

俞飞鸿饰演的莺莺曾经是一个富家小姐,她和第一任丈夫相识于情窦初开时,并迅速成婚。

明星夫妇的关系比寻常婚姻牢固得多,是更高级的经济合作,他们曾经都拥有不错的起点,但从少女影后和正剧小生,一步步变成只能靠卖恩爱人设混圈的网红,业务能力的缺乏,让公众视线只能在情感关系上着陆,难以想象离开了彼此,千万级的微博粉丝堆出来的泡沫,将以怎样迅猛的速度被戳破。

如果早些明白,当你开始关注自我时,他看你的眼神都变了。

她恨不得自己360度没有死角、全方位照顾他的意见,仿佛一旦释放出了那个叫「自我」的灵兽,便不能再拥有他的喜欢。

所以即便男友子山对她也百般呵护,也填充不满她的安全感。

李娜每天用微薄的收入和薪水是自己7.5倍之多的丈夫 AA,还要保持微笑,仿佛如果自己感到一丝委屈,便是站在了男女平等的对立面,成了一只没有脊梁的蠕虫。

片子里的 Rose 和豪门前夫确有过一段浓情时光,他还为她训斥了自己持有门第之见的母亲,但这种感情随着 Rose 成为全职太太、以服侍丈夫为己任开始,迅速地消失殆尽。

这段经历如抽丝般夺走了莺莺的生命力,在此后漫长的人生里,哪怕是到了美国,有了新的丈夫和孩子,她大多数时候是这样的:

但也是这种全方位的跪舔,成了这场婚内出轨的最大助攻,往往是越没有自我的爱,越容易被辜负。

子山为她安排了心理医生,希望解开她的心结,她顺从地接受,却准备了一大堆代表「我没事」的台词前往,拒绝的姿态如此婉转,到底是因为说不出口那句「我不愿意」。

《刑侦4》里的阿 man,留学英国、警员职业、富商父亲、高帅男友、名媛闺蜜,唯一的人生污点大概是年少丧母,但接下来你将见证的是一手王炸如何打成浆糊。

外出就餐,他能吃下三份大餐,她只点了沙拉,费用依旧是平摊;

事实上,任何关系一旦失去了平等便不再稳固,即便一开始这的确是郎情妾意、金童玉女般的真爱。

时间来到千禧年之际的香港,这里曾有着华夏大地最发达的经济和最开放的文化,彼时代表着人民最高审美的 TVB 剧集里,「跪式」爱情的范本依然根正苗红。

也可以说,她们都曾在一段关系里长跪不起。亲密关系带来的伤痛,也直接影响了她们与子女的相处方式,成为女儿们百般嫌弃的「原生家庭」魔咒,以及生活中大多数不如意的痛苦根源。

字字恳切。

网上有很多他们的访谈截图,如果这不是作秀,那么他对李小璐也算得上「跪舔」了。

明明不能吃日料,却在他提出后欣然同意,直到餐厅偶遇的闺蜜发出「你不是胃疼吗?」的疑问前,她仍在强装欢喜。

他买的剃须水在AA清单里,却拒绝为猫咪的除蚤钱买单,因为猫是送给李娜的;

阿 man 的母亲在她幼时因为私奔未果而自杀,她不巧目睹了一切,心底百般自责,自卑从此也如影随形。

她的牺牲精神换来的却是见异思迁,是背叛者对她「没有思想」的指责。

但正是因为如此,我们才要把握万变中的不变定律:永远不要爱一个人胜过爱自己。

《喜福会》原著创作于1987年,它的意义当然远比小情小爱高远,着眼在中西几代女性的文化冲撞上,但那些文化所赋予人的精神,又实实在在反应在她们对待爱情的态度里。

他专买她不喜欢的草莓和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,李娜付着一半的钱但从来不吃,被母亲质疑后,他却假装不知道:「我以为你在减肥」;

Rose 从一个和男友一样怀抱传媒理想的风华女大学生,变成了没有主见的家庭主妇,她以他的快乐为快乐,想也没想便放弃了更高学府伸出的橄榄枝。

容忍他夜不归宿,称自己为「女支女」。

如果当初她多问一句,就能知道,她的五好男票拒绝了闺蜜求爱。

两人闹了矛盾,她直接躲进了医院陪父亲戒酒,每每接到子山的电话,便是以吃药问诊种种借口回避。

女儿李娜误以为这是对不幸婚姻的隐忍,并天真地把它当成了婚姻的常态,在自己的婚姻里复刻了母亲的模板,加上极少得到母亲的关注和交心,她与丈夫的相处,总带着几分讨好

爱情美妙,因为它能打破一切外在的不平等,让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产生化学反应,但爱情也残酷,因为它的捉摸不定和可转移性。

他总看她买的杂志,却强调自己不过是「随手翻翻」。



自认为「我完了」的她,绝望中被父亲以亲情绑架犯下罪行而入狱,出狱后,一边看着曾经最爱的男人和最亲的闺蜜撒狗粮,假装云淡风轻;一边夜夜安眠药,自抱自泣。

子山和她分享工作见闻,并询问她的意见,她百般踌躇:我觉得好为难噢,你觉得应该怎么办?

你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上个世纪才会发生的事,千百年来,跟爱情有关的悲剧大都逃不过如此根源。

有多少男女,在亲密关系里被对方打着爱的旗号,给他们的剥削行为冠之以正义,却只能看着他们张牙舞爪的样子长跪不起,把自我感受和尊严统统打入牢狱。

看得让人恨不得冲进电视机替她 battle:老娘不爽你们,离我远点行吗。

容忍他在婚礼上和别人卿卿我我,「这不是他第一次有女人,但我第一次准许自己在意」。

但克己的爱并没有迎来尊重,丈夫追寻百人斩的恶趣味在不久之后便暴露无疑,甚至莺莺也只是他猎集的其中一个人头而已,但她还是选择了容忍。


在许知远和女神俞飞鸿的对话闹得满城风雨时,我去看了后者参演的《喜福会》

算了吧,只看重结果公平而不问机会公平的公平,不过是男性对女性的另类剥削罢了。

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万圣节舞会,转载请注明出处:贾乃亮李小璐:越是没有自我的爱,越容易被辜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