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澳航飞一会儿再说

2020-01-31 作者:万圣节舞会   |   浏览(137)

让澳航飞一会儿再说。让澳航飞一会儿再说。让澳航飞一会儿再说。当地时间10月31日凌晨2时,澳大利亚联邦公平工作委员会经过在墨尔本3天的闭门讨论,通过了针对澳航的“复飞”仲裁:澳航公司管理层和工会必须终止争端,恢复正常航班飞行。这意味着劳资双方在21日内需进行谈判,协商解决问题,在此期间不得举行任何罢工。

复飞令出台的背景,是历史悠久、规模巨大的澳大利亚航空公司自29日起宣布所有108架客机停飞,并取消10-11月全部国内、国际航班,而澳航这样做的原因,则是为了回应澳航三大工会近日的轮番罢工。

让澳航飞一会儿再说。让澳航飞一会儿再说。从纸面上看,这项仲裁并非针对劳方或资方任何一方,而是以“航班恢复运转”为唯一目的。澳航占澳大利亚国内航班60%以上份额,也是南太平洋最举足轻重的国际航线运营商,眼下正值万圣节假期,客流量巨大,工会的频繁罢工和澳航“不想干就都别干”式的针锋相对,最终影响的是旅客利益和社会效应。

不仅如此,旅游业、留学产业和对外贸易,都是澳大利亚很重要的经济支柱,而这些都仰赖航班的正常运转,可想而知,四面环海的澳大利亚一旦陷入整月的航班瘫痪,将对国民经济、国家形象和社会稳定造成怎样的负面影响。正因如此,政府方面才如此心急火燎地仅用了48小时便裁定复飞,力图将负面效应降到最低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欧、美、澳类似的工会罢工行为,往往刻意选择在敏感时刻,如加拿大多伦多市政工人工会往往选择在暑假罢工,通过垃圾围城、学生无处进行课外活动的效应向资方施压,而教师工会则常常选择在新学期开始时罢工,让“学生没法正常学习”成为自己诉求的助推器。至于航空运输部门的工会,选择在客流高峰期罢工则更是司空见惯:就在澳航罢工高潮的同时,法航1/5的航班已因罢工而不得不关闭,而加航各工会和管理层的扯皮也依然不阴不阳地拖着。西方国家也有自己的“春运”:圣诞节-元旦长假期,这个假期距今不过两个月,倘劳资双方届时再搞这一套,把归心似箭的旅客当人质,后果可想而知。鉴于此,澳大利亚官方紧急出手,也带有一些“预警”的意味。

不过在政府干预劳资纠纷、尤其这类涉及公众利益领域的罢工活动方面,争议和政治风险向来较大。

在许多西方国家,工会势力庞大,一旦发动罢工非同小可,如年初加航柜台工作人员罢工,迫使加航不得不让经理等文员去站柜台应急,搞到一塌糊涂,而一些国家环卫工人罢工时,会组织力量驱逐社区义务清理垃圾的志愿者,以确保“罢工成果”。在选举体制下,握有巨量有组织选票的工会,是任何政府、政党和政治家所不敢轻易得罪的大势力,如今全球经济不景气,左翼势力和工会影响力抬头,政府干预“罢工大业”,更容易背上“政治不正确”的沉重包袱。

但不加干预的政治风险同样巨大:这类与民生息息相关的公共领域,攸关千家万户、甚至国内国外许多人的切身利益,如果任由其瘫痪下去,各阶层都会对政府表示不满。“9·11”后民航业遭到重创,许多老牌航空巨头倒闭,全球性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更令各国债台高筑,削减赤字、降低工资和福利成为各国政府的普遍选择,而包括此次澳航在内,各航空公司工会的罢工,无不以加薪、加福利、提供长期合同和排斥就业岗位向劳动力成本低廉地区转移等为诉求,政府显然迁就不起,即便迁就,也会得罪更多人——毕竟航空业属于高薪高福利阶层,要哭便有糖,让其他收入更低的群体情何以堪?

必须指出,和各国类似事件不同的是,此次矛盾的激化是由澳航方面主动造成,手法是通过主动全面无限期停飞,让工会的“罢工大法”无所施展,倘不加干涉,更多资方起而效尤,劳资矛盾和社会矛盾将更激化,而公众、社会和国家利益,也会由工会单方的人质,变成劳资双方的人质。正因如此,澳大利亚官方才甘冒政治风险迅速出手。

然而问题并未解决:三大工会所提的要求,资方不会、恐怕也无力接受,21天的谈判未必能弥合双方巨大的分歧。21天之后,“洋春运”已迫在眉睫,届时倘劳资双方故伎重施,不知澳大利亚官方和公平工作委员会又当如何作为?

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万圣节舞会,转载请注明出处:让澳航飞一会儿再说

关键词: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